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穿成農門惡婦後,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 起點-第二百二十二章 孩子沒了熱推

穿成農門惡婦後,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
小說推薦穿成農門惡婦後,我靠錦鯉體質帶旺全家穿成农门恶妇后,我靠锦鲤体质带旺全家
所以刚刚张娟跟他撒娇,吴大江的心中先是心疼,可是很快一想,这家中的活人要是真的让刘静静替张娟干,确实有些违反伦常。
张娟原本以为自己能够得到疼惜怜悯,却没想到吴大江这次居然站在刘静静的那边。
顿时,张娟便感觉心中一阵怒火蓬发,她砰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吴大江想骂,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就在此时,张娟再一次感觉到小腹处传来了一阵疼痛和一阵暖流。
张娟被吓得急忙捂住了肚子,对一旁的吴大江求救:“大江,我的肚子,好像又流血了。”
吴大江和刘静静开始还不信。
刘静静甚至讽刺张娟说:“怎么?刚才的计策不好用,于是这又改变谋略了?”
然而她刚说完,便看到这地面上又一次溅上了几滴血。
刘静静心头一跳,赶忙对着吴大江喊了一声:“赶紧去把那郎中再找回来,张娟,这又是怎么了?”
吴大江急忙冲出了家门。
然而同时,他也在心中不停的骂着张娟:“以前也没觉得她这么能作,今日来这是怎么了?”
很快,吴大江便又一次找到了那位郎中,匆匆的回到了家里。
郎中也很奇怪,前脚刚走回来没多久这吴大江后脚就又来了,也不知这一家人在闹腾些什么。
可是在替张娟进行诊脉的时候,这郎中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过了好久,郎中摇摇头,对吴大江说:“这孩子怕是已经保不住了,原本刚刚已经伤了些根本,所以说接下来就需要好好静养调理。但是刚刚这妇人是不是生气了,急火攻心之下,最终这不就导致了流产了。”
郎中摇摇头收回了刚刚那只方子,然后又开了一副新的方子说:“再给你们开些别的药,保胎的药就用不上了,然后开些调理身子的吧。”
吴大江不可置信的呆愣在了原地,他对这个孩子那么期待,结果没想到竟然如今孩子没了。
张娟一听腹中的孩子流了,顿时泪流满面。
既然没了孩子,这个地方张娟也没有脸继续呆下去。
于是她顶着虚弱的身子,狠狠的骂了刘静静和吴大江几句,而后转身坐上了牛车,回到了东山村。
张娟再也不想掺和进吴大江这一家子里了,她这次打算直接回娘家养身子去。
虽然说娘家人未必欢迎她,但起码不会再受这吴家一家人的白眼和冷遇了。
张娟刚一走,吴大江立刻暴跳如雷。
他几步冲上前去一巴掌打在刘静静的脸上,然后将刘静静摁倒在地,不断地对她拳打脚踢。
“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被你这个毒妇给害死了,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刘静静被吴大江打得晕头转向,而且她也根本不觉得自己到底有哪里出错?
若不是吴大江在外面胡搞乱来,根本就不会弄出来这样的事情。
而且那张娟分明是自己生气,把孩子给气没了的,和她刘静静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这吴大江盛怒之下,刘静静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只能被动挨打。
等到这吴大江打得有点累了,这才松开了按住刘静静的手:“刘静静,我告诉你,这件事咱们没完!”
刘静静满身伤痕,从地上爬了起来。想了想后狠狠一推吴大江,直接将吴大江推倒在地。
“你凭什么打我?我在我家里长到这么大,从来都没人敢打我,吴大江我告诉你,我跟你没完。”刘静静说完,便冷冷地站在原地等着吴大江说话。
然而,令刘静静想不到的是,吴大江居然沉默着趴在地上,头上磕了个大洞还在不断往外冒着鲜血。
刘静静心中一下子就慌了,她慌忙的冲了过去,看了看吴大江,只见吴大江闭着眼睛在地上已经昏死了过去。
刘静静当时心中就是一慌:“吴大江,吴大江你醒醒!”
然后吴大江就那么躺在地上,无论刘静静怎么推他都不动弹。
刘静静心中一阵慌张,下意识的便冲了出去,就这么把吴大江留在了地上。
刘静静以为他将吴大江给失手打死了,于是干脆连家也不敢回,当天便跑了出去再也没有回家。
一直等到这家里面尸体发臭了。
周围的邻居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过来敲门敲了门后发现这房门并没有关紧 当进入房门里他们才发现,吴大江躺在了地上已经死去了,而且尸身也臭了。
吴家二老当得知了消息之后,人都快要昏过去了。他们立刻就来到了镇子上的家里去找刘静静的踪迹。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莫小淘
然而,刘静静竟然毫无踪影,好像是为罪潜逃。
于是吴家二老便将刘静静告上了衙门,告刘静静杀了他们家的儿子。
可是既然找不到刘静静,而且当时也没有任何的目击证人,所以这官府也无法断定刘静静就是真实的凶者。
多余的妻子
吴家二老悲伤不已,只能匆匆的替儿子办了个丧事,便去找张娟。
大地主的逍遥生活 无欲无求
来到了罗翠家,他们还没见到张娟,便被罗翠拿着扫帚赶了出去。
罗翠狠狠的对吴家二老说:“本来我送女儿是去你们家里好好过日子的,结果前几天张娟肚子里的孩子被你们的好儿媳妇给气掉了,直接流产。我告诉你,别想着再把我姑娘接到你们家去,他已经没有你们家的子嗣,也和你们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张娟的事情还并没有宣扬开,所以罗翠现在的打算是将张娟重新接回来,好再给她说上一门亲事。
虽然说身子是破了,可是起码再说一门亲,还能再得几两银子的聘礼。
罗翠美滋滋的这么想着,转头便用扫帚将吴家二老赶了出去。
吴家二老悲从中来,趴在地上大声痛哭,他们原本最后的希望就在张娟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身上了。
他们死了儿子结果又没了孙子,顿时这二老便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此时,吴氏突然想到了一个人:“吴勇,去找你弟弟,你弟弟绝对可以帮我们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