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敗家?這玩意我會啊 起點-第七十八章 勸解馬文升讀書

大明:敗家?這玩意我會啊
小說推薦大明:敗家?這玩意我會啊大明:败家?这玩意我会啊
临走之前,恐吓一番张鹤龄。
不告诉他为什么有人,要对他不利,完全是朱厚照不让他过的太安逸。
成为亲卫的悍卒营将士,很快的将十几箱白银,搬运上了张鹤龄赶来的马车。
也没有去清点,他不认为张鹤龄敢虚报数额,除非张鹤龄的脑子,真的出了问题。
顺带吐槽了张鹤龄,是真有病,将十几箱白银抬下马车干嘛,自己能不信任他吗?
“舅舅,保重,有事前来西山找本宫。”朱厚照被悍卒营将士,送入马车之内时,朝着站在候府门口的张鹤龄挥手。
“太子爷,慢走。”张鹤龄拱手相送,脸上的笑容就没有间断过,内心彭拜不已。
为了入股西山煤炭衙门,他可是将所有的别院,都拿去抵押了,还有自己的名下的良田。
要不然,他也拿不出两百五十万两白银。
如今,除了身后这座候府,张鹤龄可谓是一穷二白,身上所留下的散碎银子,估计还够他一天的开销。
但是张鹤龄丝毫不慌,自己没钱口,可自己的弟弟建昌伯张延龄有钱啊,去他那里借点不就行了。
只要熬过去,自己就能分红,躺着数钱了。
等等,朱厚照好像没有说,今年分不分红啊?…
想到这个,张鹤龄瞬间傻眼了。
整个人变得愁苦起来,要是这样子,他得熬整整一年,没有钱花的日子,他该怎么去度过。
其弟张延龄,也不可能接济他一年,是个比他还要抠门的人。
短时间还行,时间长了,估计都不认他这个哥哥了。
张鹤龄瞬间苦逼了,但在马车内的朱厚照,则是哼着小曲,让张开帮他拆掉身上的染血的白布。
这玩意在自己身上捆久了难受,气血都有些不通,一股子的憋闷之感。
“张开,你一会儿安排人,协同兵部派来的兵卒,将白银完全的押送回西山。”
“任何人问起,就说是本宫采购的土特产,然后给本宫藏在张府内。”
朱厚照活动了几下身子,嘱咐着亲卫队长张开。
谁知道张鹤龄去筹备银钱时,有没有亡命之徒盯上,在这个时代最不缺为了几两银钱的亡命徒,更别说两百五十万两的巨款。
“太子爷,请放心。”张开挺起胸膛保证道:“有兄弟们在,谁敢不开眼盯上太子爷的银钱,让他们有来无回!”
说完,张开就钻出了马车,前去安排。
二十名悍卒营将士,除了太医院留守的两名,以及去了锦衣卫还未回来的一人,只剩下十七名悍卒营将士。
张鹤龄银钱已经给了,朱厚照也不再安排悍卒营将士盯着他,迟早张鹤龄会来西山找他。
留下七名悍卒营将士,跟随马车前去兵部,协同兵部安排的兵卒,一起回西山,剩下的九名悍卒营将士,在张开的带领下,火速的前往马文升家中。
马文升府邸,在皇宫得西边。
花了近乎两刻钟的时间,朱厚照这才抵达。
在府门口,亮出自己的身份,示意看守大门的门房不用通传,朱厚照带着张开十人,踏步走进了府中。
“老爷,吃一点饭吧,你今日颗粒未食,这样下去身体会支撑不住的,要是你垮了,我们这一大家子该怎么办。”
“老夫没胃口。”
“往后你们不能只依靠老夫,老夫都这般年纪了,能活几年是几年。”
“今日老夫已经向皇上请辞,说不定明日老夫便不再是吏部尚书,你让儿孙们收拾好行囊,随时准备回归故里。”
“老爷,你这又是何苦呢,寿宁侯张鹤龄是什么人,他可是皇后娘娘的弟弟。”
“你向陛下请辞,妾身不反对,就是怕你这次得罪了张鹤龄,让我们回乡的路都不平啊。”
“他张鹤龄敢!”马文升怒拍桌子:“要是他敢做出腌臜之事来,老夫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他!”
话说的硬,就是感觉味儿不太对劲。
在房门外,偷听的朱厚照,忍不住走出,出现在门口,爽朗的笑道:“马师傅这是怎么了,谁惹了你,让你发如此大的怒火。”
“告诉本宫,本宫前往教训他!”
说到最后这一句话,神情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老臣拜见太子爷。”马文升看到突然出现的朱厚照,愣了一息后,连忙拉着旁边的妇人,向着朱厚照行礼。
“马师傅不必多礼。”朱厚照上前扶起马文升:“本宫一身常服着身,马师傅就当本宫是后辈子侄就好。”
“老臣不敢。”马文升起身,侧身对着身边的妇人说道:“你先下去吧,顺便让人来收了膳食。”
“不,不用。”朱厚照闻言,连忙伸手阻止:“膳食就不用收了,本宫正好没有吃晚膳,马师傅便陪着本宫,小酌几杯如何?”
“这……”马文升本想婉拒,但见朱厚照盯着桌上的饭菜抿嘴时,也只有点头:“那好吧,饭菜简陋,希望太子爷不要嫌弃。”
爱德河
“马师傅太客气了。”朱厚照当即坐下,夹起一片卤牛肉:“有肉有菜有酒足矣。”
说完,便将牛肉放入了嘴中。
“太子爷。”马文升随后坐下,拿起酒壶,给朱厚照斟酒:“此时来找老臣,想必是有要事吧。”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朱厚照端起酒杯,朝着马文升示意,仰头一口干了。
这才说道:“是父皇让本宫来找马师傅的,为的是开解马师傅,放弃辞官的想法。”
“是皇上的意思。”马文升诧异的看着朱厚照。
下一刻,却苦笑的摇头:“皇上的心意老臣受之有愧,若是不能惩治张鹤龄,老臣不如离去的好,希望皇上明白外戚尾大不掉。”
此时的马文升也没了顾忌,似乎是特意说给朱厚照听的,毕竟张鹤龄是他娘舅。
“马师傅你想多了。”朱厚照继续吃着菜,神情温和的说道:“你以为父皇不知这个理?”
“他要是真的任由外戚瞎搞,会让本宫前来马师傅府上劝解,恐怕会很欢喜的看着你辞官。”
“至于张鹤龄一事,本宫已经处理好了,叫卖泥火炉的商贾,已经被锦衣卫抓了起来,等待审讯过后,会直接拉上断头台,杀鸡儆猴。”
“张鹤龄作为幕后之人,又是母后的亲弟,在外戚之中影响力也不容小觑,想要缉拿他下狱,可不是简单的一句话。”
“多了的本宫不能告诉你,可以告诉你的事,你所想要的结果,最终会到来的。”
说完,提起酒壶给马文升倒上。
马文升盯着酒满的杯子,皱眉的问道:“果真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