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重生之海王收割機 榱樰-第五十五章 狐狸斷獄(1)鑒賞

重生之海王收割機
小說推薦重生之海王收割機重生之海王收割机
张知林刚离开,贺永路转头就吩咐下人办差。
“去请验官来”
“是”
随后,他站在厅堂前中央,并宣告众人。
“请诸位到本地知府衙门等候,本官将在二堂重审此案”语落,侍从开始送堂内百姓出府。
那涰泣的老妪拉着自家儿子在贺永路面前赶忙道谢。老妪欲跪下叩头,贺永路拉住,但再拉也抵不住老妇人决心已定的恳求与感激,她痛哭流涕:“老朽在这给恩人磕头了,求恩人还刘家人一个公道”
老妪已不在乎是否得罪方府,一心跪地磕头,不曾看过方家二子眼色。
如今家破人亡了,是他们刘家人对不起云秋娘俩,她这把老骨头还撑得住为她儿媳,儿孙讨个公道,就当还清了这对苦命的娘俩。只要他儿子还在,就还可以续弦,再续香火,她老妪便不会倒下去。
美妇郎君听了自家老娘的话,也随着磕头。哭过了,泪干了,一无所有了。即使现在满腔恨意,他也只是随他母亲说了一句:“谢谢恩人”
贺永路拉起跪地的娘俩,缓缓道:“法不阿贵,绳不挠曲。若其中因纰漏或谬误,造成冤假错案,本官应予辨理,无非只是还你们一个公道。要言谢,就谢皇后娘娘吧”
贺永路伸手向二人指引。
顺着方向看去,阮艾爱正嵌着含蓄的微笑,与二人打了个照面。
班姬续史之姿,谢庭咏雪之态。
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娴雅,观之可亲。
娘俩一愣,方才沉湎在悲伤中,并未注意人间尤物,后对阮艾爱千恩万谢,这才安心离去。
贺永路将身旁的两名近侍引荐给阮艾爱:“这是皇上身边的御前侍卫”说着,贺永路转头严厉交代二人:“护好皇后娘娘周全,不得有任何闪失”
二人异口同声回答:“嗻”
阮艾爱颔首收下两名近侍:“辛苦贺学士了”
贺永路心中越发钦佩皇后娘娘,放着巡狩不去,甘愿请命为那素昧平生的老妇人打官司逗留在东煦,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又愿意去做呢。
方萧与方啸天如今已如坐针毡,早在皇后决意替老妇人申冤时,方萧就已派人去通知方老爷子,将此事汇报于他。
刚听完皇帝训斥的方老爷子方巡抚,愁容满面地走出皇城相府。平时围着他的本地官员,也纷纷说家中有事,辞去与方巡抚同行。
“真是晦气,将那劳什子的吉福大师关进牢里,算的什么卦,江湖术师,不可信也。”方巡抚侧头吩咐侍从道。
刚吩咐完,那厢在相府外等候方老爷的家奴,急匆匆跑上来,红着脸跟老爷子说话:“老爷不好了,大少爷说,二少爷捅的那些破篓子事被皇后发现了,皇后娘娘正要严查彻办芋儿冤案”
“什么”初闻方巡抚瞪大老眼,不可置信地盯着家奴。后怒火攻心,气得头晕眼花。
囡囡和细满
方巡抚扶着脑袋,向前踉跄了几步,险些栽倒,好在身旁的家奴反应机敏,迅速搀住了老爷子。
“这逆子迟早给我闯出大祸来,打道回府”方巡抚恨铁不成钢地龇牙,后面四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从嘴里牙缝蹦出来。
人道是慈母多败儿,他是娇子如杀子,一娇祸全家。
祸不单行,气煞他方老爷了。
皇城相府
仁公公搀着皇帝,方便皇帝踩上马凳坐进轿中。
待一切准备停当后,仁公公站在龙辇庞,拔高嗓子,嘴巴一扯:“起驾~~~”
大王饶命
周围此起彼伏地开始躁动起来,队伍与骏马纷纷动身向木兰围场行进。
望着启程的部队,穆遮婪拉着缰绳,踢了踢马肚子,驱着马儿来到仁公公旁,他低声询问:“为何不见皇后,人呢?”
仁公公抬眸,睃了眼马背上的五王爷,毕恭毕敬地回答:“奴才不知”语毕,垂首继续迈着步子紧赶路,不再多说一句。
见自个撬不开这宦官的嘴,穆遮婪知趣地扯着缰辔走开了,寻下个好糊弄的主儿。
哒哒哒,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从身后响起。
庞彦侧首寻声而望,穆遮婪正骑着白驹渐行渐近地朝他而来。
他向并肩的穆遮婪作揖:“五王爷”
“嗯”穆遮婪微颔首,接着向皇帝的龙辇疑惑地看去,并开口探问:“本王有要事跟皇嫂说,怎么也寻不得人”假意深锁眉头,以示很是烦恼。
庞彦把他的苦相看在眼里,并未深层思虑,好心为他释疑解惑:“皇后去方府了,那有妇人告御状鸣冤。”
“哦?还有这等事”穆遮婪眉头一挑,半是惊讶,半是玩味。对此事甚是 饶有兴趣。
“是啊,皇上还派贺学士前去办差,下令彻查此案。依下官看这八成和方巡抚脱不了干系。方才朝会,皇上询问东煦民情与赋税情况,各官员众口一词…..”未等庞彦言尽,穆遮婪仗策驭马往回走。
“哎….五王爷”庞彦伸着脖子,拽着缰绳,回首欲叫住穆遮婪,怎奈人已驾马远去。
东煦知府三堂内
案桌上满满纸张堆砌,皆是与芋儿案件相关的卷宗。
阮艾爱与贺永路埋首看札,不放秋毫地审阅,斟酌一字一词,好找出其间破绽,扭转乾坤。
阮艾爱拿起芋儿画押认罪的印纸,上面写着她与李秀才偷情细节以及其他招供罪证。
信纸内容如下:
庆元十年农历二月初八癸酉卯时
民女刘芋与李道于正月初时在小甜水巷相识,见之倾心。屡屡暗里钻穴逾墙,不顾婚约傍身,与其苟合。不料一日被方啸天撞破奸情,为自保其身,诬蔑方啸天奸污之罪。方啸天为人正气,胸怀坦荡,秉守纲常人论,不曾亵渎。将民女与情郎李道一并告发,民女对方啸天所举罪证供认不讳。
以上所述皆出自民女真情实意,无掺假凿空。
民女刘芋已知犯了和奸罪,特此签字画押招供,听凭发落。
阮艾爱不自觉地抹出一道冷笑,马屁都拍在招供书上了。如此明目张胆,这世风之下,王法还在吗?简直令人发指,她不由地捏紧印纸。接着又翻着札子,发现并无过多疑点。
不滅 武 尊
想必他们手脚做得干净些,该处理的都处理了。
阮艾爱抬头看贺永路的进展,见他眉头越聚越高,越聚越紧,便知他是发现了些端倪,案情已有突破,局势正悄然改变着。
辰时,鸡仍在嘹亮打鸣,朝阳从半山腰徐徐升起,日晖顺着门窗,顺着细缝,从外映照在东煦衙门大堂牌匾上,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正大光明。
急促地脚步声,啪啪啪穿过衙门一道道过廊,向三堂走去。
房檐上,也有脚踩青瓦的清脆声。
验官跨门坎,红衣轻落地。
春与绿
穆遮婪不知从哪摸出了把玉骨扇,摇了两下,跟在验官后,一脚前一脚后地进了三堂。
那惹眼的红衣,夺去二人方在验官进门时停留的目光。
阮艾爱与贺永路微讶然,纳闷五王爷何故出现在此,他不应随同皇帝巡狩吗?
贺永路上前作揖并问道:“五王爷,这是来…..”
玉骨扇顿在胸前,穆遮婪凝神看着贺永路,眼睛不眨一下,自然不做作道:“本王是奉皇兄之命,特来护驾”
皇上早已安排妥当,何故又多出来个护驾的?五王爷这是别有目的。
贺永路了然地点点头,揣着明白装糊涂。“原来如此,那王爷快就坐吧”
验官揣着纸张向堂内三人一一觐礼,恭敬答复:“回大人,下官已查过三具尸首的身子”
闻之,阮艾爱与贺永路,穆遮婪三人人视线投放在验尸官身上,案件转机也在这尸检报告上。
“说吧”贺永路道。
“是,这三具尸体身子皆多处有伤,首先,那年轻的两具尸体,刘芋与李道口鼻处存淤泥,腹部积水,显然是溺水而亡。那名唤云秋的妇人则是头部造重创,当场毙命。”
验官顿了顿,看了眼阮艾爱,顾虑她的性别,不知是否要当着皇后的面,讲出接下来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接着说”
“刘芋身子多处有殴打留下的淤痕,且金光处撕烂并摧毁,多是强暴所为。李道身子亦有殴打痕迹,后腿受到夹棍用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