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快穿:愛拚纔會贏 木木沐沐wer-第98章 七年後鑒賞

快穿:愛拚纔會贏
小說推薦快穿:愛拚纔會贏快穿:爱拚才会赢
“您们是我们全家人的恩人,今后我们一定不会忘记您们的大恩大德!”
“对!”与王兮凤的夸夸其谈相比,王一搏的话就不多了,可以说是惜字如金,“我们不忘您们的大恩大德!”
“千万别这么说,”慕容马上制止道。
“我们也算是有缘分吧!你们把一对可爱的儿女送给我们,为这对可爱的儿女,我们也得努力工作,努力挣钱,为儿女们创造个极好的学习空间好氛围,为儿女做个好榜样!”
“这也是为人父母所应做的表率,而不是终日昏昏沉沉浮浮的沉淀于赌场中——”
“对!”
“对!”
有一阵子的沉默,还是慕天成先开口了,“先想好干什么最适合自己的,再按公司的程序填简历,考核,面试,找到理想的工作。”
“若有合适理想的工作,我们也不会硬梆梆的非要你们得到慕氏公司上班。”
“我们只不过给你们提供个工作的平台,你们若有更合适的工作单位随时可以先选择跳槽。”还是丑话先说在前吧!
“或者有意向自己搞公司搞企业当老板的,你们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们条件允许,我们随时都支持你们,不管物力财力方面都提供方便……”
慕天成表现出个大企业家的风范和豁达的胸怀。
这让王一搏和王兮凤感慨万千,他们何德何能?居然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得到这对亿万富翁夫妇大力的挽救支持和帮助,现在又赐给工作,使他们衣食有着落,是他们衣食父母官。
特别王兮凤,她再也不用把自己沉落赌场了。
特别学有所用,她也算上过大学的大学生了,只要在专业上选择自己的爱好,很快就能应聘上,很快就入手了。
而王一搏也捡到块宝了,他选个仓库管理员的职业,以后勤勤恳恳地上班。
至于慕忻彤和慕容华这二个孩子,则上学读书。
自从知道慕忻彤和慕容华是一对亲姐弟,还奇迹般的检测出骨髓匹配,移植手术成功后,一切都非常顺利。
慕忻彤的身体恢复的很快,本想让她在家里歇息一段时间再去上学的,但她不让。
她说:“由于身体健康的问题,她以前已落下很多功课了。”
“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快马加鞭的赶上去。”
为了学习,慕忻彤还真是拚命加拚命,刻苦加刻苦。
慕天成和慕容夫妇特别是慕容,说不过她,只能采取顺着她的办法:让她一边上学校读书,一边按时上医院检查身体。
可喜的是,她在思贤学校成绩很快就被赶上了还名列前茅呢!
身体恢复的比意想中还快。
奇迹真是个奇迹。
而慕容华这个有点白痴的,本被他生母王兮凤一出生就“判处死刑”扔到慕府院落的,却因给姐慕忻彤捐骨髓成功,而更为奇迹般的白痴也被赶跑了,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
随着,7岁的他刚好到上学的年龄也上学了。
慕忻彤和慕容华这对当初被当成弃婴的,不但各自的病症和残疾被消除了,身体健康了,还比别人多了一对父母。
特别到了周末是他姐弟俩最为高兴的时候了,养父养母及生父生母都会变着花样的带着他们吃遍当地有名的美食,游遍各处秀丽风景闲逛,游览祖国大好河山……简直说:太惬意了。
人生得以如此,夫复何求?
太爽了!
简直爽极了!
说的更直白点:他们夫妇行到狗屎运了,真应该好好珍惜了。
不然,若不好好珍惜的话,没自取灭亡连天理都不容——
“……”*
強 棒 甲子園
慕氏集团公司今天开了个股东大会,开完股东大会的慕忻彤拖着疲乏身姿回办公室刚要打办公室的大门,没想一男子手里捧着鲜花,跪地求道:“慕总,我爱上你了。”
把她吓到了:爱他个头,她又不认识他。
她下意识:碰到个疯子了。
对方尚未等她反应过来他接着说:“我们结婚好吗?”
在慕忻彤的字典里:先立业再成亲,这“结婚”二个以她目前来说,她尚末想到。
在她的心里:可能碰到个神经病患者了。
尽管她各方面很优秀,走在大街上的回视率很高。
但可以说:至今尚未有那个男子那么直白、大胆、直接地跟她表白、还说要娶她。
简直是天方夜谭。
凭什么?
她又跟他不熟。
说实在的,这几年她处理身边杂七杂八的事后,她经历的人生与他人不同。
先是她的身体被查出有羔,养父母把她小命从鬼门关捡了回来……她觉得自己的末来得学点本领,以担当起家及慕氏集团公司的重任。
以报答养父母养育之恩及赐予她第二次生命……
“不!”她拒绝的快,“我还不想结婚,更不想嫁给你这疯子。”他闪电式的求婚,她则否决的快。
“你不必急着否决我,”她的话刚说完,那男子又痴缠望着她道:“我可以慢慢的等,直等到你答应我为止。”
真是个难缠的疯子。
“若我说:永远不答应呢?”她真是气疯了。
“那我会永远等,直等到你答应为止。”
慕忻彤:“……”
她觉得眼前碰到个神经病患者,到了无法理愈的地步。
说也等于白说。
她从鼻腔里“哼!”出这个字后,不想与他过多的交集,把他当无视就直接绕过他走进办公室。
过不到一刻钟的工夫,她转过头来丢给他一张纸道:“我是我的名片,容我考虑考虑吧!”
说完这句话后,这才大大跃跃地走进办公室且把门关了。
说实在的,就凭她的姿色,只要她走到那儿,那儿都出现一道亮光,她是那道亮光的焦点……但从末有个男子这么大胆、直白地向她示爱。
除了说:她觉得好奇外,自己也很想亲身经历、体验一场爱恋。
经过了短暂心里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觉得眼前的男子刚好互合她心里的这个需求。
这才松下口了。
连她自己也万没想到:爱的火花会来的这么快。
可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