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天道路遙 ptt-第四百八十二章 真正的魔修看書

天道路遙
小說推薦天道路遙天道路遥
魔修的出现让郭旬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门派之间互相战斗甚至互相消灭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在其中却出现了一个与这两个门派好不相干的东西。
魔修!
魔修是人类修真者中一群自甘堕落的败类,他们以杀人为乐,饮血为欢,可谓是无恶不作。
有魔修出现的地方,定是尸山血海,鸡犬不宁。
眼下的素华门正好诠释了这一说法。
郭旬看着眼前这一团滚滚黑烟魔气,心中略微思索。
既然这里出现了魔修,那很显然这个魔修肯定看中了素华门的某样东西。
之前郭旬遇到的那个魔修喜欢炼制血魔尸傀,但前提是得需要大量的修真者,现在素华门的人基本上已经被赶尽杀绝,那么这个魔修并不是想用素华门的人炼制血魔尸傀。
那他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呢?
郭旬现在的眼光他一眼就看透了眼前这个魔修的修为。
郭旬很惊讶,这团黑漆漆的黑雾之中竟然站着一个相貌堂堂颇有几分书生气的年轻人。
更神奇的是这个人的修为竟然达到了元神期,根据郭旬的判断,这个魔修的修为至少都有元神期第二层。
如此强大的一个魔修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要知道整个唐皇国加上南巅国明面上也没有几个元神期强者,达到元神期第二层的更是少之又少。
对上一个只有元神期第二层的魔修,郭旬自然是不放在眼里。
郭旬打量魔修宿天禄的同时,宿天禄也在观察着郭旬。
在宿天禄眼里眼前这个俊秀的年轻人看上去平平无奇,修为也不过元婴期第七层,宿天禄自然也没有将郭旬放在眼里。
一个元婴期第七层想要对付巫光辉简直轻而易举,但在元神期的自己面前就不值一提了。
宿天禄身为黑水魔宗血魔殿两大神使之一的血魔左神使,这次亲自出马可见血魔殿殿主对这次任务的重视。
血魔殿是黑水魔宗六殿之一,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渗透周围这些国家各大势力,并且秘密炼制大量的血魔尸傀已备后面的计划使用。
经过这么多年的准备与渗透,再加上最近这些国家多有察觉,黑水魔宗决定计划提前。
宿天禄此次的任务并不是为了消灭这些修真门派,而是为了占领素华门的传送阵。
要知道传送阵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物资,在战争中它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管是转移战斗力还是撤退,传送阵都必不可少。
所以这也是黑水魔宗盯上这些传送阵的主要原因。
我和双胞胎老婆
虽说每个郡的郡府都有传送阵,但想要占领郡府的传送阵就必须屠城,这样会直接暴露魔修。
在计划没有完全部署好之前,绝对不能如此大张旗鼓的暴露出来,从而引起这些国家以及这些国家的修真者注意。
到时候他们全部联合起来,会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所以黑水魔宗早就瞄准了有一些拥有传送阵,但实力并不强的门派,素华门自然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黑水魔宗也是相当谨慎,即便是这样的小门派他们也要伪装成门派之间的斗争。
郭旬一开始就隐藏了自己的修为,所以现在表面上看,他只有元婴期第七层。
宿天禄虽然没有将郭旬放在眼里,但还是相当的警觉。
因为他担心自己的计划暴露。
宿天禄目露凶光,说道:“你应该不是素华门的人吧?”
郭旬不屑一笑,“你不也不是暗火门的人吗?”
宿天禄心中泛起了嘀咕,一个元婴期第七层的小辈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嚣张,难道他身后有人不成!
也难怪宿天禄会这样想,黑水魔宗毕竟是一个超级势力,他们所掌握的情报甚至比这些国家的皇室还要隐晦。
唐皇国表面上虽然被南巅国灭了,但实际上被灭的也只有唐皇国皇室,对于唐皇国大部分门派来说,唐皇国皇室可有可无。
这种的情况不仅在唐皇国是这样,南巅国也同样如此,有很多门派表面上看上去并不强,但实际上隐藏的实力更加恐怖。
那些隐藏在这些门派身后的元神期强者如果不是门派遭遇灭顶之灾是绝对不会出手的,所以到底有多少门派背后有元神期强者,没有人说的清楚。
宿天禄警惕的用神识查看着四周方圆百里,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小小的元婴期第七层也敢在我面前放肆,不过你倒是一个不错的材料。”
宿天禄脸上露出了邪恶残忍的笑容,随后便是一股属于元神期强者的威压笼罩在郭旬身上。
郭旬对这突如起来的邪恶威压熟视无睹,他缓缓地向前走了两步,伸手一扫一道狂暴的灵压铺天盖日一般朝着宿天禄扇了过去。
宿天禄身体周围黑漆漆的魔云瞬间被一扫而空,宿天禄整个人也忍不住往后踉跄了几步。
宿天禄露出了真面目,这时他脸上刻画着惊恐的表情,抬头看着郭旬,他简直难以置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你是怎么回事!”
宿天禄见郭旬朝自己步步逼近,忍不住地往后退。
“我还想说,你一个区区元神期第二层的魔修也敢在我面前叫嚣,天下魔修人人得而诛之,快说你为何会参与暗火门跟素华门的斗争,你到底是何目的?”
郭旬气势爆发,宿天禄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这股压力他只在他们黑水魔宗宗主身上感受到过。
宿天禄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怕,说话都结巴了,“你你你你到底是谁?!”
郭旬手中雷鸣闪过,一把雷霆长枪赫然出现,对准了宿天禄。
宿天禄此时此刻早已没有了先前的淡定从容,之前的书生模样更是完全消失不见。
“别别别别杀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郭旬本以为这个魔修会像之前他遇到的那个魔修一样,但谁又知道眼前这个人竟会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
“你们魔修不都是悍不畏死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贪生怕死之徒!”
跟生命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空谈,境界达到了元神期的宿天禄深知修炼不易,如果不是修炼艰难,他也不至于堕入魔道,他为了达到如今的境界早就抛弃了尊严。
所以他贪生怕死,渴望活着,对于一个早已堕入魔道的魔修来说,他做事情毫无底线,出卖黑水魔宗自然也不难理解。
至于那些悍不畏死的魔修,多半都是黑水魔宗土生土长的傀儡棋子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