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笑傲之富貴逍遙 ptt-第七十八章 江上讀書

笑傲之富貴逍遙
小說推薦笑傲之富貴逍遙笑傲之富贵逍遥
客船顺风向南,此刻已在江上行了一天一夜,两岸高山连绵,客船行于江上,江上又升明月,一片孤舟便随影而动,掀起片片涟漪。
夜风萧瑟,王富贵坐在船头,眯着眼睛,似睡未睡,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忽地听到一阵脚步的响动,借着船头那两盏昏暗的灯火,原是老者走了出来。
“公子,夜里风大,且进舱里吧,内舱腾出的房间也还算干净。”那老者收了王富贵的银子,做起事来也是周到,无论是起居还是餐食皆是尽心尽力。
王富贵起身拍了拍衣袍,指了指江面,说道:“有客到了,叫你儿子先别急着划船,我去去便回。”
老者顺着望过去,却无他物,正待发问时,余光忽瞥见江面一点星光,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一艘小舟迎面驶来。
待来船据此还有数十丈时,王富贵一个纵身便跃了过去,老者睁大眼睛,只见人影闪动间,江水泛起圈圈波光,突又不见,再瞧去远处便只有那艘青布帆船了。
众神世界
此时吹的西北风,那小舟的青色布帆吃饱了风,溯河而上,青帆上绘着一只白色的人脚,王富贵翻身落地,不多时,一群下穿大裤,上衣齐腰,外罩旄衫的苗族女子便围了上来。
重生为英雄的女儿的英雄再次想成为英雄
“在下王富贵,诸位姑娘可是五仙教的弟子?”王富贵只身而来,并无携带兵器,可算是礼数有加,当然前提是那些女子不去计较他的冒犯之罪。
未得回应,王富贵便闻到一阵极浓烈的花香,船舱一道身影忽扑了过来。
虽不知来人,王富贵动作也是极快,身子一侧,随手一拂,却听“啊呀”一声,一道人影便跌落在地。
只见来人是个二十七八的女子,肌肤微黄,双眼极大,黑如点漆,风韵犹佳,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腰中一根彩色腰带被疾风吹而向前,双脚赤足,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极为夸张。
“好功夫!”那女子慢慢起身,脸带微笑,刚走近之时,她的手一翻,已抽出了柄解腕尖刀,突然反手一刀,刺向王富贵的咽喉。
这一刀,出手不但稳,而且快,非常快,但却还有人比他更快的。 突听“当”的一声,火星四溅,她手里的刀已断成了两截,断掉的那头直直插入已钉入木板之中。
那女子吃惊地看着手里的半截断刀,怔了很久,同行的几个女子也被吓住了,不敢上前,毕竟能用一根手指,一击弹断这柄百炼钢刀的人,天下只怕还没有几个。
良久之后,那女子突然恨恨地跺了跺脚,抬头瞪着王富贵,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富贵笑了笑,淡淡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不过在下久未涉足江湖,有些事情还要请教蓝教主!”
这女子便是当今五仙教的教主蓝凤凰,王富贵本不打算和这种人物打上交道,但又念及数月来江湖上的事情和日月神教的动向,蓝凤凰的情报绝对最为详细。
“哼!”蓝凤凰嘟着嘴,转过头去,而后又睁着一对圆圆的大眼,眼珠骨溜溜的转了几转,对着王富贵上下打量,满脸诧异之色,说道,“令狐大哥是多好的一个人,你身为他的师弟怎么差了那么多,真是的,明明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徒弟。”
王富贵依旧保持一脸笑容,说道:“是在下多有冒犯了,在下往昔与令狐师兄情同手足,近日又听闻令狐师兄也被逐出师门,又身患重病,故心乱如麻,才出此下策,望请见谅!”
“哦,原来如此!”蓝凤凰点了点头,忽吹了一声唿哨,随后叽哩咕噜地对周围的女子说了好几句话,那些女子便犯下戒备返回了船舱,“我与令狐大哥最后一次见面也是三个月前了,那一次是在五霸岗上~~~”
话说,当日五霸岗聚会之后,黑道上的群雄对令狐冲体内的异种真气皆是束手无策,便是人称“杀人名医”的平一指也是无法医治他的怪症,最后竟是郁气攻心,口吐鲜血,死于五霸冈上。
出了这么一场闹剧,众人也是没了心思,那聚会自然是不欢而散,说到这里,蓝凤凰竟是有些心虚:“皆因我们一群人胡乱用药,只怕令狐大哥的病症是愈发严重了。”
“诸位英雄能为令狐师兄尽心已实属难得,在下却有个疑问,诸位应与令狐师兄素不相识,况且当时他仍是华山首席大弟子,大家井水河水互不相交,何故如此大费周章?”王富贵抱了抱拳忽而问道。
“这~~~” 蓝凤凰脸色微变,犹豫半响之后方才开口回道,“这本不该对你说,也罢,你有如此身手将来或许也能帮上一把。”
“请蓝教主赐教。”王富贵陪笑道。
“神教之中有位大人物倾心于令狐大哥,大伙儿也是因此尽心尽力,可惜本领不到家,实在无能为力,为了令狐大哥的性命,那位大人已是上了少林,不惜甘愿被囚禁。”讲到这里,蓝凤凰不禁动容,而后沉声,“此番我们欲往少林寺,一来为了营救,二来也是去抢得少林的易筋经救治令狐大哥的怪病。”
“噗嗤”一声,王富贵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去抢易筋经?这些乌合之众也太不要脸了,当今武林,少林乃公认的第一大派,主持方证更是正教的中第一高手,像蓝凤凰之流根本敌不过其一根手指头,想到这里,王富贵也不顾风度了,直接抱肚大笑起来。
“你!”蓝凤凰见此哪还不知王富贵的刁侃,顿时大怒,一声娇喝,双手洒出一片红雾。
这五仙教向来以毒立教,王富贵虽不知此乃何物,但也不敢轻易招惹,脚尖一点,转身一个燕子三抄水,早早躲了回去。
“爷!”老者见王富贵似鬼魅一般又飘了回来,自知他也是个江湖人物,当下就小心翼翼起来,生怕得罪了。
王富贵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令其继续开船,随后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气,原来他刚才一直在施展闭气功。
而青布帆船上,蓝凤凰却铁青着脸,她和王富贵交谈这么久当然也是不怀好意,那一阵阵醉人的花香就是五仙教中最为阴损的迷药,身处其中时间久了,再厉害的高手也无法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