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男人三十-第1527章:我錯了閲讀

男人三十
小說推薦男人三十男人三十
高胜吧唧了一口,享受般地将烟雾吐出,然后才对我说道:“也就前几天的事,她找到我住的地方来了。”
“你被她的执着打动了吧?”
高胜笑说道:“算是吧,我还真就没遇到过她这样的女人,简直就是一根筋,甩都甩不掉。”
“这是你的缘分,高胜要我说,朱玲真的可以。”
黃金 漁場 線上 看
高胜换了个坐姿,感慨似的说道:“是挺好,我也把我自己的一些情况告诉她了,她能接受,我会尝试着慢慢喜欢她。”
“这就好,你也别再辜负她了,对她好点,她一个女人也挺不容易的。”
高胜重重点头,我能从她的眼神里看出来,他这次是想认真了。
吸完这支烟后,我和高胜又回到了板栗园里,朋友们都找了一个宽阔的草坪坐了下来。
安澜和小满坐在一起的,而小满的旁边就是李宇辰,李宇辰还在给小满说着什么事,小满且认真地听着,那表情比我给她讲故事还认真。
我真的很吃醋,但是又很无力。
见我回来后,安澜才向我这边挪了挪,然后打开她面前的口袋,很自豪的说道:“你看,我捡了好多栗子。”
我看了李宇辰一眼,说道:“是李宇辰和你一起捡的吧?”
安澜听出了我话里的意思,她本来高兴的一张脸瞬间暗淡下来,也不想理我了。
李宇辰却接过话说道:“陈哥,我捡的在我这儿,那是安澜姐自己捡的。”
剑玲珑
我笑而不语,我确实是吃醋了,所以才会这么阴阳怪气。
而小满也在这时向我抱怨道:“你就知道抽烟,能不能像李宇辰叔叔这样不抽烟啊?”
本来我就有点吃醋,小满这么一说后,我更加火大了。
李宇辰却急忙接过话,对小满说道:“小满,吸烟是不好,但是你爸爸平时压力大,而且他也吸得少。”
小满瞥了我一眼,冷哼了一声。
我发现因为我刚才那阴阳怪气的一句话,安澜好像也不理我了。
得,我就是外人呗。
就在这时,我看见一条毛毛虫已经爬到了安澜的丝袜上,已经爬到了膝盖以上了,还在往上爬,而她自己却全然不知。
其实我一个大男人都有点怕毛毛虫,倒不是觉得恐怖,而是恶心。
我猜安澜肯定更怕吧?
我当即喊了安澜一声,她却故意不理我,显然是在生我的气。
得,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故意吓你了。
我摸了摸鼻子,继续说道:“安澜,你害怕毛毛虫吗?”
安澜愣了一下,面无表情的回道:“有什么好怕的?”
神精榜
“真的吗?”
“当然。”她故作镇定般的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那就没关系了,但是我得告诉你,我发现了一条毛毛虫。”
安澜又愣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她是害怕的,可非要佯装镇定的说:“怎样?吓我啊!”
“没,反正你也不怕,用你的手把她弹开就好了。因为它现在就在你的腿上……”
我的话音未落,安澜就从地上弹跳了起来,一边失声尖叫,一边用手使劲地摇晃自己的裙子。
“哎哎哎!你不是不怕么?你别这样啊!你这样会惹恼那条毛毛虫,它会蜇你的。”
听我这么一说,安澜更怕了!
不冷的天堂 小說
看着她不断扑腾自己的裙子,我是又好笑又好气。
终于,我伸手拉住了她,让她安静下来后,才伸手拿掉了她膝盖上的那条毛毛虫。
安澜都不敢睁眼看那毛毛虫,直到被我拿掉后,她才颤着嗓音向我问道:“弄掉了没?”
“弄掉了,你坐下吧。”
“确定吗?”她真的很害怕的样子。
“确定,你自己看一眼嘛。”
她这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低头看了自己的大腿一眼,只见她都快哭了。
我也不是故意要吓她的,是她自己要强。
安澜重新坐下后,向我抱怨起来:“你是不是早就看到了?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呀!”
“我都问你了,你说你不怕啊!”
她狠狠瞥了我一眼,显然又生我的气了。
我直接伸手搂着她的腰,靠近她的脸庞小声说道:“别生气啦!我错了,好不好?”
她将头瞥向另一侧,还是一副不打算理我的样子。
我继续示好道:“你说,怎样你才能消气?”
“呃……我看大家现在挺无聊的,你去中间给我们表演个节目吧。”
“啥玩意儿?”我很是错愕的看着安澜。
“表演个节目,我就原谅你了。”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啊!
我苦笑道:“我啥都不会,表演什么?”
“唱歌也行。”
“我五音不全,会被笑话的,那多丢脸啊!”
“怕什么,反正都是朋友,你还在意丢脸吗?”
“不是,我不是怕你丢脸,毕竟你老公我唱歌那么难听,是吧?”
安澜笑道:“我不怕,去吧。”
这就有点赶鸭子上架了,可没办法,是我自己惹她不开心的,我得讨好她呀!
我朱浩走到朋友的中间,然后说道:“那什么……我看大家都挺无聊的,我来给大家表演个节目吧!”
高胜是第一个鼓掌的,他大声叫道:“好,大家掌声欢迎。”
朋友们都开始配合高胜,纷纷给我鼓掌起来。
而我们的掌声也迎来了其他游客的注意,纷纷向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刑警使命 小说
我赶忙招手说道:“别鼓掌了,安静点,嘘!”
“老大,你准备表演个啥?”高胜道。
我想了想,说道:“就给大家伙儿唱首歌助助兴吧!”
说着,我拿出手机,将我要演唱的歌搜索了出来,说道:“等一下啊!我记不住歌词,得看着歌词唱。”
大家都还挺有耐心的,一个个望眼欲穿的盯着我。
我这人,虽然上过不少大场面,公司大会几百人在台下盯着我也没有此刻紧张。
因为唱歌是我最不拿手的事,有的人天生嗓子被上帝亲吻过,比如安澜,即便她也不会唱歌,但是至少声音好听。
而有点人天生嗓子被狗咬过,比如我,即便很用心唱,也唱不出那味。
但是为了让安澜开心,为了让大家都开心,我豁出去了。
我将歌曲搜出来后,清了清嗓子说道:“这首歌是我最近听的一首歌,我觉得好听,它的名字叫《女孩》。”
说完,我便看着字幕跟着清唱起来:
“女孩,不想看你受一样的伤害,学会溺爱,一而再再而再三而再的错怪,到底要什么姿态,才不会显得我在使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因为我也曾经站在门外,为了你上山下海,为了你掏空口袋,满足你眼神里的期待,为了你不敢懈怠,再累也伪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