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楓落棧橋,躍上雲霄 愛下-70 吃醋相伴

楓落棧橋,躍上雲霄
小說推薦楓落棧橋,躍上雲霄枫落栈桥,跃上云霄
卯时,邵平记着凌曜说的要议事,就过来了。他刚要敲门,身后传来冷南枫的声音,“嘘!再让他睡会儿,这都两天没合眼了。”邵平一转头,见冷南枫手里提着个小包袱,他诧异的问:“公子您这是要去哪儿?”
“不去哪儿啊,就是去中军船上给跃霄拿了套干净的衣裳,待会儿就直接去跟将军们议事了啊。”冷南枫晃晃手里的包袱笑了笑。
“那您喊我去拿就可以了啊,您这还有伤呢。”
“不防事,你去厨房看看早膳,顺带把洗漱的水端过来,我喊他起身。”冷南枫心情愉悦的吩咐着。
邵平便悠悠的去了,等他再悠悠的把水端过来,凌曜已经起身了。他换了身儿深蓝色窄袖蟒纹锦缎长袍,冷南枫拿起玉带给他系在腰间,洗漱完瞬时精神奕奕,连邵平都感叹了一句:“主子,您见到公子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那可不是,不齐整些咋给夫人长脸。”凌曜把帕子丢给邵平,低头瞧着冷南枫,“是吧?夫人。”
“嗯,说的是。那看来下次去杏花楼啥的就别太齐整了,不然也太长脸了。”冷南枫斜眼瞧着他。
“嘿,谁乱嚼的舌根儿,你?”凌曜指着邵平。
“我可不敢,要不您回去问问您大舅哥。”邵平连忙端起盆走为上策。
“你可别信从皓瞎扯啊,那是世子设计拿白荻他们,做不得数。”凌曜一把抓起冷南枫的手认真的瞧着她说着,生怕她不高兴。
“京都的事儿,你哪件儿不是避重就轻的挑着说。哼,不信我哥难道信你?”
“那可不是咋滴,他是哥,我是夫君啊。”
他是龙傲天
网游之最强生活玩家
冷南枫噗嗤一声就笑了,“厚脸皮。”
“哎哟,可吓死我了。”凌曜故意抹了把额头,“嗯,你等会儿。”他一转身从刚才换衣服时取出来的物件儿里把荷包抓过来,从里面拿了样东西捏在手心里,走到冷南枫面前抓起她的手把东西放进她手里。
冷南枫摊开手一看,是个银质的星月坠子,弯弯的新月中间环着颗星,星星中间嵌着一颗蓝色的宝石,像大海一样蓝,两个坠子被一根儿极细的皮绳一里一外穿了起来。
“在满剌加和李卫闲逛的时候瞧见的,这星月是你娘的族人的标志是吧?”凌曜把坠子提了起来,给她戴上,又后退两步瞧了瞧赞叹道;“嗯,美!不过还是不及我的阿枫美。”
“我怎么觉着,邵平哥说的没错,但凡是在外面,李卫哥都像是女主子似的啊。”冷南枫说完就笑了。
凌曜哼了一声,上来捧起她的脸就亲了一口,“今儿是把醋当早膳用了是吧?”刚说完,邵平便提着食盒进来了,“今儿的早膳没有醋啊,主子您要醋?”
“不是我,是你家女主子要。”
早膳后,各位将领都到了中军舰上准备商议清剿孙胜的事。以防蒲丹久等他们,凌曜让近卫先进城去告知一声,这边儿议完军情就进城跟他们详谈。
几天前跟罗五的这一仗,昨晚邵平已经详尽的汇报给了凌曜,所以今天一开始,凌曜就带着各位直奔围剿孙胜的议题。
邵平把之前三次探哨的情况对照着他绘制的小吉岛周边的舆图,给各位将领细细的说了一遍,并且把岛周围的水深,以及能看到的岛上的守备情况都汇报了,唯一的遗憾就是孙胜的人防守很严,无法近距离打探。
这次孙胜损失了一千多的人手,他的人员失去了优势,这几天负责探哨的是沙甲带的守备军,暂时还不知道孙胜是否回营了。
“这孙胜要是回营了,他一合计胜算不占优势的话,会不会就逃了呢。”老覃这几天就在想这个问题,“他要是逃进了爪哇群岛,那咱们就只能望洋兴叹了,怎么追啊。”
“嗯,也有这个可能。”凌曜静静的听着。
“可我觉着这个可能性不大啊。”冷南枫插了句话。
商梯 钓人的鱼
“何以见得?”凌曜和众将领全都看向她。之前这一战,都是冷南枫和老覃、邵平还有留守的战舰指挥使共同商议,所以她一说话,众人又惯性的把目光都投向她了。
“你们……你们这么瞧着我做什么?我后话都被你们吓没了。”冷南枫说着就往后退了两步。
凌曜伸手一抓,搂着她的腰就把人抓了过来,以往在众位将领跟前凌曜还注意一下自己的动作行为,今天却是完全不在意了。除了他自己的近卫,以老覃为首的几个将领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瞧着凌曜的手就这么自然娴熟的搂住冷南枫的腰。老覃心里就犯嘀咕了:之前就听说京都里这些世家子弟断袖之情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这么看来还真是啊。
冷南枫脚下暗暗的踩了凌曜一脚,可今日人家好似不知道疼了一样,她也只能作罢。
“说呀,咱们可都听着呢。”凌曜低头瞧着她。
“嗯,”冷南枫定了定神,“说,说到哪儿了?”
众人这会儿都有点绷不住了,只听江笠在身后噗嗤一声先笑了,舱里所有人全都大笑了起来。
冷南枫这几日一直都苍白着的脸此刻浮上了一层绯色,悄悄伸手想要把凌曜的手给扯开,反倒被他连手一起握住了。
“呼!”她摇摇头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钱的诱惑。”
众人这时收住了笑,认真的听着她的分析,“之前是他碰巧不在营里,但经此一役他肯定知道了罗五冒死来抢的缘由。吉兰丹城现在刚到了那么多货,再加之咱们护送的商船里有那么多的银子,这个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一定舍不下。”
“嗯,的确是。”众将点点头都赞同这个看法。
“可是拼命一抢他又不一定抢得过。”冷南枫接着说。
“那他一定会使诈了。”凌曜接过了话头。
“如果我是他,我就会。所以这几天,小吉岛的盯梢还是得继续,咱们这边不急着出发可也不能大意。”
“嗯,公子说的有理,他肯定会按捺不住的。”老覃冲冷南枫点了点头。
絕世劍神 小說
冷南枫笑了笑,“咱们先等等看,瞧瞧他准备出的是啥招。”
“他只要不跑,咱就能收拾他。”凌曜抬眼扫了一圈儿众人,“那就先歇着,老覃和我还有南枫得去见见城主,晌午咱们再继续议。”
“是!”众将退下了。
冷南枫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放开!”
凌曜总算松了手,只见冷南枫恼怒的瞅了他一眼,他便一扬眉,“谁让你乱动了,肩上的伤才几天,我不抓你腰抓哪儿?”
刚走到舱门口的老覃又被这番话给劈到了,紧走两步赶快出了舱。
“你吓到覃将军了!”冷南枫急了。
“这就能吓到?那要是这个呢?”他说着就俯身过去,冷南枫忽的按住左肩哎哟了一声,凌曜立马直起身正色道:“怎么了?伤口疼?”
冷南枫往后退了一大步,“你乖乖的站着我就没事。”见人被她定住了,冷南枫才放开手笑看着她,“还有,待会儿咱们上岸进城,你见着蒲城主别绷着个脸,人家这次吉兰丹守备军可是发挥了大作用,特别是沙甲队长,勇敢着呢。你对人客气点儿,行不?”
“隔那么远可不是求人的距离。”凌曜慢慢的踱过去,冷南枫便拉起他的衣袖歪着头晃了晃,“好不好?”
凌曜噗嗤一声就笑了,俯身轻轻圈着她:“我的宝贝儿说好那就好。”
邵平在甲板上等了会儿,便朝着舱里喊了句:“主子,驳船备好了。”凌曜便牵着冷南枫走了出来。